夢見,林一鵬教授

Mar 8 2006

林一鵬教授林一鵬 教授,他常說他是數學系背景,後來跑去搞資訊的人。台大資訊系創立時期的教授之一。在我的印象裡,他就是台大計算機中心 的主任,給他帶過兩門課:Automata 和 Linear Algebra。此外,他給我上了一堂一對一的課,叫「人生」。

教授有點圓圓胖胖的,在校園裡的打扮永遠是白色系的長褲與淡色系的襯衫,帶一付眼鏡,眼睛大大的,笑笑的,像一位有智慧且和藹的老人。

他是一位頑童,至少對我來說是這樣的。

他開始熱中於推薦 digital entertainment 相關產業後,剛好遇上了我們這一群想寫 game 的 kids(對他來說,我們永遠是 kids), 於是成立了 gamelab,我們自稱 Brilliance Studio,在台大計中到了一間當實驗室, 成員有台大資工、台大外文、台藝大多媒體、文大美術,還有其它我忘了當時身在哪個機構的夥伴們了,不過名字長像倒還都記得。 我們參加了第一屆遊戲設計大賽,拿了個冠軍;接觸了不少有意的創投;實際與某家傳統產業(磁磚業)合作, 最後的不愉快而中斷合作;現在的各 分東西,個自去尋找屬於自己的大海。

林一鵬教授教了我些什麼呢?很多。也許是因為我看起來比較乖一些,或比較不怕和教授獨處, 或是我打心裡喜歡和教授聊天,或是我常常跑去計中行政單位那也說不定。 對我來說,教授他就像爺爺一樣。

  • 「碩士時期的研究論文大多沒什麼價值,即使是博士論文也一樣。而且呀,只要你花些心思了解了投稿的遊戲規則後,要投稿且被接受,其實很簡單的…」
  • Everyone has a Boxx。每個人在每個階段都要有個老闆。拿教授自己來說,他是台大計中主任,他的老闆就是台大校長。有了老闆,你就有理由與一定的自我意識,要完成些什麼,努力些什麼,追求些什麼。
  • 「你們要現在就開始想自己的 career,就從現在開始,等畢業後再混個幾年再來想這個問題就太晚了。愈早開始你們的 career,就有愈多的機會與勇氣可以接受失敗,這是個很重要的過程…」
  • 他常常帶我去參觀其它也在做遊戲的廠商或單位,或是想投資這塊的傳統產業,偶爾聽聽他們聊一些想法,或是介紹不錯的人給我們認識…
  • 「你們頂多可以失敗兩次,第三次就要成功。如果沒有把握,就一開始就接受會失敗,然後認真努力去接受這個失敗的過程,從中學習…」

昨晚,應該說今天早上,就在我回去睡回籠覺的這個階段,夢見了身在大陸的某個小村,不確定在那是幹麻的了。 小村的人們都很友善,或說是基於對我們的外地人身 份與舉止好奇與覺得有趣而來的友善。 到處都是還沒插秧的水稻田地,有泥巴樣的大水溝,馬路上走的是趕著送東西的牛車,小朋友特別的多, 色調偏灰橘色,像是 黃昏來臨前的時分。我遇上了林一鵬教授,他獨自一人來這…

教授變老很多(我想,比家裡的老媽還來得老不少),但一樣是淡色系穿著,笑笑的, 就抓著我陪他走走聊天。 忘了確切的談話內容了,只記得聊天時,教授會偶爾的失憶,應該是所謂的老年痴呆吧,但會隨機恢復。 後來,我才曉得,教授是出來散心的,所以才會從台灣飛來這個小村落(至於我為什麼在那,就不曉得了)。 然後就是瘋狂的夢境的開始了…

跳入大水溝游泳,跑進水稻田裡窩著,一 下子這灘水,一下子那灘水,撞到頭也沒關係,當地的小朋友也加入了, 好像要抓住些什麼似的,以一種小男孩的天不怕地不怕精神,亂撞亂玩。而我,就像有了小 孩的媽媽一樣,一下子擔心這, 一下子叫說要小心那個,一直的一個不放心(原來心懸著就是這樣),一直到我突然想通了,就一起玩吧, 這也許真的是人生最後的玩樂。

作了個夢,掉了些眼淚,真的很久沒有見到林一鵬教授了,打從研二到現在的畢業一年,兩年了呢,很多事情可以講…
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