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riefing of Day 2 in SIGGRAPH 2009

Oct 2 2009

siggraph

一大早就見識到 Will Wright 的 Playing with Perception,270 多張投影片,搭配上他那像機關槍似的表演風格,實在讓人很難不從睡眼惺忪醒來,整個就很震憾。

Will 的開場白是一個叫 Kittenwar 的網站,整個網站就是一直出現兩隻貓,讓你選一隻你比較愛的,就這樣。但是呢,Will 從分析這個網站上的點閱結果開講起,秀出了目前的冠軍貓,最不討人喜愛的貓,然後比較之間的差異,接著就是分析一下…然後給一些例證…整個就很搞笑,尤其是出自 Will 非常正經八百的說詞~

Will 接著一連串指出了很多與「感受」「認知」「喜好」「生活」…等等有關的主題,然後一一點了一下,以各種不同的例子來加以說明一些事實,像是 CG 是否會做出愈來愈真實的人?(印象中是放了林志玲的照片來比對!)說實在的,與其說是一個演講,更像是在看一場秀,而且口味與技法比之葉教授來得猛得多。

我聽完 Will 的演講,腦子裏幾乎沒有留下任何一丁點兒東西,唯一記得的,是他這個人對於一些事情追根究底,以一種自己認知的邏輯行事的風格~

中午的 Poster 時間,隨意拍了幾張,同時恭喜年輕學弟妹們的成果 :)

下午一開始的 Color Imaging 非常沉重,整場有一半的時間在探討有點深奧的顏色理論、模型、CIE 是怎麼定義一些 color domain 的,這些 color domain 在不同場合中所俱有的特質…等,非常的硬,而且短時間有點消化不良。反倒是這幾年一直有在開的 HDR 來得比較容易理解一些,同時他們幾個人出的 High Dynamic Range Imaging 這本書也比較容易了解(我還沒讀完就是了)。

Making Pixar’s Partly Cloudy 又是一絕。由這部短片的導演 Peter Sohn 主講。

故事是這樣的,這要從我和我的媽媽之間的關係說起。我媽媽是韓國人,只會說韓國話的韓國人,我是在美國長大的第二代,滿嘴的美國英文。我們從小的互動常常有一些溝通上的障礙,像是一起去看電影時,我會和其它人一樣開懷大笑,老媽因為聽不懂電影而整個人很悶,整間電影院裏頭,她就好像是外星人一樣,整個就被孤立了。還有像是我們吵架時,吵到激動時,我就會忍不住講英文,然後就愈吵愈糟,到最後不曉得在吵啥…

然後就是,我在想,我想說一個我與我媽媽之間的關係的故事,表達些什麼。

然後呢,我很愛 Disney 以前的動畫裏頭,有一段送子鳥的片段,於是就在想,是否可以拿來做為點子的發想源頭。

我們都知道 Pixar 的大頭們很偉大,所以為了在他們面前提出我的點子,我準備了很久很久,最後好不容易他們有空來聽聽我的小故事了,我用幾張 storyboard 快速的講完,整個人一直在冒汗,重點是,講完後,他們都面無表情。我的天,這實在太詭異了。

接著就是,大頭們互相瞧了幾眼,然後就興高采烈地聊了起來!!!

接著 Lasseter 給了一些建議,要我再去把故事變得更好一些…然後又隔了很久(幾個月?),我一邊努力工作,一邊拼命想搞清楚,倒底應該要怎麼改,故事才會符合 Pixar 大頭們的要求…總之…就是過了很久很久,我已經幾乎快要沒力了,但一想到,如果不趕緊修整出一個好的結果來,可能就會被認定是個空有一些有趣點子,但卻無法把整個故事架構設計到好的人了!!!

天…殺了我算了。

總之,最後就…這樣成了,然後開拍了這部短片。

PS. Will Wright 是知道遊戲 SimCity, The Sims, Spore 的 game designer。
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